精子窝视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校花被調教

校花被調教
发布时间:2019-06-13 08:53:35   浏览次数:536

? ?? ?江省薔薇大學,是一所由江省第一集團晨陽集團所辦的民營大學,以優良的校紀校風而聞名遐迩

  「蘇蓉,你就答應做我女朋友吧」一個穿著略顯時尚的男生手捧鮮花,半跪在地上向女孩示愛道。

  「秦陽,我不喜歡你,你不要再來了。」蘇蓉毫不猶豫的拒絕,因爲她知道秦陽不是什麽好人,背地里同學們都在議論秦陽的前任女友汪清(薔薇大學在蘇蓉就讀之前第一校花)退學的事,好像就是秦陽將汪清肚子搞大卻又抛棄了她,結果汪青承受不住打擊退學了。雖然這件事沒有經過證實,但蘇蓉還是覺得離秦陽遠點好。

  「蘇蓉,你相信我,我愛你,我會對你好的」秦陽語氣誠懇,讓人一聽就忍不住相信他但有了汪清的前車之鑒蘇蓉又怎會相信他。

  「你夠了,我可不會向汪青那樣被你所騙,我是不會答應你的」說完蘇蓉一甩被秦陽握住的左手,轉頭匆匆離開。

  「媽的,臭婊子,給臉不要臉,早晚要你跪在地上求我操你」半跪在地上的秦陽心里發狠,然后站起身掏出手機播出一個號碼「喂,阿斌,要你查的查清楚了嗎」「陽少,您要的資料都查清了,我這就給您發過去」電話里傳來一陣粗狂的男聲。

  「嗯,好,順便過來接我一下」說完就挂了電話「哼哼,臭婊子,你的好日子到頭了」秦陽臉上漏出一陣得意的笑容,仿佛看到蘇蓉已經跪在地上用她的櫻桃小嘴伺候自己的畫面了。

  「蘇小姐,真的不能再拖了,你的母親雖然是早期,癌細胞還沒有擴散,做手術還是可以治愈的,但要是再拖的話可就不好說了」穿著白色大褂的醫生說到「我明白了,我已經在湊錢了,不能先做手術在付錢嗎?」蘇蓉臉色陰暗,愁眉不展。父親在自己還沒出生時就出了車禍與世長辭了,自己母親含辛茹苦的拉扯自己長大,爲了自己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可就在自己上了大學,再有兩年就能出來賺錢養家了,母親卻病倒了,手術費還要20萬(對醫院消費不是很了解,情節需要,不喜勿噴)家里本來就不富裕全靠母親平日打零活掙點小錢,本來還有點余額的,自己上了大學全交學費了,就剩幾千塊錢維持著,這下一次性要捧出二十萬自己哪能湊得出來啊,自己的親戚一聽自己是借錢的立馬就說這個剛買車那個剛買房的,沒余錢了,真是世態炎涼啊。

  「蘇小姐,這個真沒辦法,醫院制度,大額費用必須先付款」醫生冷漠的說道可心里卻在想到,「可憐的女孩兒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陽少,人家隨便一個念頭就能讓你走投無路,醫院里根本就沒有先付款再手術這一條,手術費也只有10萬,可誰讓陽少是老總的獨生子呢,他說啥是啥呗」蘇蓉自知無法改變這件事變沈默下來,坐在椅子上黯然神傷,想著如何湊錢,而這時躺在床上的蘇媽媽王豔說話了「要不就算了吧,人各有命,死就死吧,這個病不治了」「媽,您瞎說什麽呢,您才35歲呢,怎麽能不治,無論如何我都會讓你痊愈的」原來蘇蓉的父母都來自一個小山村,20年前那里的人結婚生子比較早,更沒有領結婚證這一說,當初只是草草的辦了幾桌酒席這個婚就算定了,結果導致才19歲的王豔就已經是孩子的媽了,王豔懷孕時和丈夫一起來到蘇省闖蕩,正是因爲窮慣導致蘇蓉的親戚們即使現在有錢了也不願意借錢給別人。

  在監控室里看著病房里抱著痛苦的母女,露出了一抹殘忍的微笑。陷阱安好了,就等他的小母狗往里鑽了,站起身,轉身離開了監控室。

  「叮咚」一陣門鈴聲響起驚動了沈浸在哀傷中的母女,醫生已經離開了,陽少交給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他的獎金也到手了,至于這對母女的死活已經不關他的事情了。

  「蘇蓉小姐?在嗎?」一個粗狂的男聲從門外傳來,正是秦陽的保镖阿斌。

  蘇蓉很奇怪這會誰來找自己,聽聲音自己不認識啊?但出于禮貌還是回答道「請進」隨即門把手轉動,進來一個穿著黑色西服,身高180 ㎝左右,體格由于經常鍛煉而顯得極其健壯的中年男人,向蘇蓉半鞠躬道「蘇小姐,陽少請你過去一趟,他在院長辦公室里等你」說完便看著面前的蘇蓉,正直春天今天的蘇蓉上身穿著一件淡藍色全棉立領長袖修身的襯衣,36b 胸圍將襯衣稍稍隆起,給人一種想將它完全掌握在手中的誘惑,下身一條緊身牛仔褲。原本藍色的牛仔褲因洗過多次而略顯發白反而更給蘇蓉增添一份清純氣質,由于緊身的緣故臀部稍微向上擡起更添誘惑,整個人流露出一股青澀的氣質,身上沒有香水的刺鼻味,只有一身類似肥皂的清香,給人一種很干淨的感覺。她一臉疲憊之色,顯然爲母親籌集藥費奔波了許久,看她的神情也十分的哀傷,但是一雙帶點淺綠色的眸子,依然清涼的象沙漠里的甘泉一樣,清澈明亮的如同一泓碧水,令人見而心生憐惜。阿斌微微歎息,好標志的女孩,可惜了,誰讓你遇到秦陽這個標準的二世祖呢,糟蹋了。

  「陽少?秦陽嗎?」蘇蓉疑惑?自己認識的有錢人還又叫陽的只有秦陽了。

  盡管心里暗暗誹謗,嘴上卻沒有半點不敬,要知道秦陽雖然纨绔但手段可不差,江省第一公司的繼承人可不是那麽好相與的,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看不起他工作丟了不算還要承受報複,眼前的女孩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是的,蘇小姐,就是陽少,還請你快點過去,不要讓陽少等急了」盡管不知道秦陽找自己干嘛,蘇蓉還是決定去見見他「嗯,走吧,你帶路吧」說完爲母親整理了一下被子將門輕輕關上跟著阿斌離開了病房,通往了不歸路。

  跟在阿斌后面蘇蓉還在思考秦陽找自己干嘛?要是表白的話他肯定自己會來,可除了這件事他們又沒有別的交集,對了!秦陽不是很有錢嘛,自己可以向他借點手術費,可自己剛剛拒絕了他,他會同意嗎?

  很快,在阿斌的指引下到達了頂層的院長辦公室,整個頂層只有院長辦公室這一個房間,由此可見晨陽醫院的實力,院長都可以使用一個單獨的樓層了。

  「陽少,蘇小姐來了。」進門后阿斌就向秦陽報告。

  「嗯,知道了,你出去吧」秦陽眼睛緊閉,眉頭微皺,似乎在享受什麽。

  「秦陽,你找我?」蘇蓉疑惑。

  此時秦陽眼睛終于睜開,吐出一口氣。

  「沒錯,蘇小姐,這次找你來是關于你母親的事的,如果你不能籌集到手術費,那麽請您帶著你的母親離開醫院吧,畢竟時間拖得長了,你母親的病惡化了,治不了了,到時候會影響我們醫院的聲譽,搞得我們好像成了庸醫,將能治的病治惡化了,所以請你理解」秦陽裝模作樣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對了,這間醫院我家開的,所以我有話語權的」「不,這怎麽行,我媽會死的,秦陽,拜托你,救救我媽吧。」「憑什麽,我憑啥要幫你,要知道你中午時可是拒絕當我女朋友的,我們沒有任何關系,我沒有必要幫你」秦陽冷酷拒絕,可嘴角卻帶著一絲玩味的壞笑。

  「秦陽,我答應做你女朋友還不行嗎,只要你救我媽,我答應你」蘇蓉無奈,希望借此可以讓秦陽幫幫她。

  「你要是早答應就好了,可惜現在我拒絕,我現在不想要你做我女朋友了」秦陽嘴角上揚,蘇蓉你最終還是我的。

  「你玩弄我?」蘇蓉很憤怒,她看出來秦陽在戲弄她,並想以此威脅她,連自己做他女朋友都不要,蘇蓉很難想象秦陽會提什麽更過分的條件。

  「蘇小姐說這麽暧昧干嘛,搞得我跟你上完床就抛棄你似得」秦陽似笑非笑,依舊抛開正題,調笑道。

  「說吧,你要什麽條件才能救我媽。」

  「蘇小姐,爽快,女朋友嘛我暫時不需要了,不過我養了條狗,養了一年多了,玩久了,雖然沒有膩但想多養一條偶爾換換口味,不知蘇小姐怎麽想?」「你什麽意思?要狗自己去市場買去,跟我說這些干嘛?」蘇蓉不解。

  「嘿嘿,我想讓蘇小姐當我那條新養的狗。」秦陽終于露出自己的目的了。

  蘇蓉一聽,當即大怒,嬌斥道「你胡說什麽,我是人怎麽可能當狗」蘇蓉已想離去,但想到母親只能強迫自己留下。

  「這沒什麽,我現在的那條狗以前也是人,不過她現在被我調教成狗了」蘇蓉一聽,心里又驚又怒,真的有人被調教成狗一樣嗎?怎麽可能,他在騙我。

  「你根本沒準備幫我,你根本就是在玩我,我走了」蘇蓉怒道,當即準備走人。這時秦陽的聲音傳來。

  「蘇小姐可要想好了,離開了這間房,你就可以幫你母親收拾東西離開醫院了,順便可以開始幫你母親準備后事了,要知道你交的住院費早就用光了,我們有權幫你母親辦了出院手續了」蘇蓉剛轉身想走的身子停了下來,是啊我走了母親怎麽辦?難道真的做他的母狗?這怎麽行?我是人怎麽能做這種事呢。

  「看來蘇小姐還是舍不得母親啊,真是孝女,只要你做我的母狗,性奴,泄欲的玩具我就救你的母親,從手術到療養我全包了,而且你母親以后的生活我也包了,怎麽樣啊,小母狗?」秦陽越說越過分,已經直接暴露了他的本性。

  「你無恥,你怎麽能這樣侮辱人」蘇蓉一急,眼淚止不住的落下。

  秦陽見蘇蓉雖然憤怒,卻未明顯拒絕便知事已成了九成還差臨門一腳,小美人就是他的胯下玩物了。從辦公桌抽屜中掏出一物扔向蘇蓉。

  「這是你成爲母狗的象征,帶上它你的母親就得救了,要是不願意放下,轉身離開,關于出院手續我會幫你安排好的」蘇蓉一看手中之物頓時屈辱之感頓生。原來秦陽抛給她的是一個項圈。項圈呈黑色,有拇指厚,略顯沈重,兩頭有鎖,明顯只要兩頭一接上沒有鑰匙是絕對打不開的,項圈中間挂著鐵圈明顯是用來系鐵鏈的,鐵圈旁還有挂著一個鐵片,鐵片上兩面都刻著同樣的字最上面寫著主人:秦陽,下面刻著姓名:蓉奴,再下面刻著職業:母狗,最后一行編號:002 很顯然在蘇蓉之前已有一個001 了。

  望著手中的項圈蘇蓉很想將其砸在秦陽那張正在賤笑的臉上,然后奪門而出,可是理智告訴她,她不能,一旦她扔了,扔的不只是項圈還有她母親的性命,思慮再三,想起自己母親爲自己受過的苦,挨過的累蘇蓉屈服了。

  閉上眼,昂起頭蘇蓉將項圈兩端從雪白的玉頸兩側繞過最后合在一起,只聽見「咔哒」一聲項圈合緊,蘇蓉悶哼一聲,明顯項圈是專門爲蘇蓉定制的,帶上之后整個項圈完全貼在蘇蓉脖子上,還略緊,項圈根本都無法轉動了。剛剛帶上項圈的蘇蓉還無法適應自己脖子上的項圈直搖頭,似乎感覺很難受。

  「哈哈,蘇蓉,啊不對,我的小蓉奴,你還是沒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說完起身離開辦工桌,走向一旁的會客沙發。

  「啊,你怎麽不穿褲子」蘇蓉一看驚呼,說完轉過身去不看秦陽了。

  原來秦陽下身沒有穿褲子,又大又粗的陽具勃起后最少有19公分,高昂著頭似乎在慶祝蘇蓉成了自己玩物。

  「轉過來,我這小兄弟你以后可是要天天打招呼的,害羞啥呀」秦陽翹起二郎腿似乎很享受戲谑自己母狗而得來的快感。

  蘇蓉一聽很想反駁,仔細已想確實如此,自己都成了他的玩物了,的確沒資格害羞了,無奈之下轉過身子,低頭垂下不語。

  秦陽仔細打量著面前的美女,清純的裝扮,白皙的面容,因不安而握緊的小手,雪白的脖子上緊扣著一只漆黑的項圈給人一種視覺上的征服欲下垂的貼牌上寫著東西告訴自己面前的美女她的一切的一切都屬于自己了。





【調教蘇蓉】02(蘇蓉與汪清)



  「還是第一次嗎?蓉奴?」

  秦陽笑嘻嘻的問到,秦陽怎麽可能不知道蘇蓉還是處女,他閱女無數是不是處一眼就知道。

  「啊?」

  蘇蓉明顯被秦陽問愣住了。

  不明所以的看向秦陽。

  「我問你是不是處女,要不是的話我可要好好懲罰你這個小賤奴了」秦陽威脅。

  「我、我、我是」

  盡管蘇蓉不願意說,但迫于秦陽的淫威還是回答了,盡管語氣因爲羞愧而斷斷續續的。

  早已知道答案但聽見自己想要的結果,秦陽還是滿意的點了下頭,嘴上卻說「是嗎?我不信,你將褲子脫了我要好好檢查一下你是不是說的實話」「不,不用了,我真的還是處女,不用檢查的。」說完抓緊褲腰往后退了兩步,生怕秦陽跑過來脫她的褲子。

  要不是因爲母親的性命還掌握在秦陽手中,蘇蓉早羞得奪門而出了。

  「媽的,我讓你脫就趕緊給我脫,我現在是你的主人,我說的話就是命令,不是在和你打商量,知道嗎?」秦陽怒生斥道。

  「你」

  蘇蓉欲言又止,想反駁卻又無法說出口,心中無限委屈,眼睛已霧蒙蒙的,已經快急哭了「我什麽我,再磨蹭你母親的手術推遲一星期」秦陽威脅道。

  「不,不行,手術不能拖了,我媽的身體隨時會病變的」蘇蓉急道。

  「那還不快脫?」

  蘇蓉盡管十分羞憤但迫于淫威還是屈從了。

  慢慢松開牛仔褲上的白色皮褲帶,抽出來彎腰放在地上,接著解開牛仔哭的紐扣,拉下拉鏈。

  此時失去拉鏈拉著的牛仔褲,在前面已經能看到里面粉紅的內褲了。

  蘇蓉似乎猶豫了,兩手擋在前方。

  只是這個動作更加激起了秦陽的欲望,催到「媽的,快點,磨蹭什麽」蘇蓉一聽似乎認命了,呼出一口氣,兩手分開抓住褲子兩側向下一扯,將褲子脫到膝蓋處,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內褲,及雪白的大腿和小半個嫩臀。

  此時的蘇蓉更加羞憤了,臉色漲的通紅。

  在秦陽的注視下,蘇蓉彎著腰,雙腿稍微彎曲,兩臂交叉擋在身前似乎想阻擋秦陽的目光。

  「快點,內褲都沒脫,擋個屁啊」

  秦陽粗鄙的喊到「不過先這樣吧,站直了,雙手抱頭,兩腿分開到最大」秦陽命令道蘇蓉一聽,不用自己脫內褲松了一口氣,趕緊照辦,生怕秦陽讓自己再脫掉內褲。

  秦陽看著乖乖聽話的蘇蓉露出滿意的笑容。

  此時蘇蓉兩腿岔開到最大,但褲子卡在膝蓋處所以還是沒有分開多大,只是完整的露出了蘇蓉的內褲。

  此時蘇蓉所穿的內褲因兩腿擠壓,擋住陰唇的部位有些褶皺,使蘇蓉露出些許春光,幾根陰毛也因此露在外面。

  看到此處秦陽露出絲絲壞笑。

  「就這樣走過來」

  然后拍拍大腿,示意蘇蓉坐在他腿上。

  盡管蘇蓉心里千百個不願意,但身體上卻不敢有辦的延遲,趕緊慢吞吞挪過去,整個人坐在秦陽腿上,任由秦陽將自己抱住。

  由于秦陽的雞巴正好頂在蘇蓉屁股縫上,另蘇蓉百般不適,一直左右搖動似乎想擺脫秦陽的雞巴,換個舒服的地方,可是這樣反而刺激了秦陽,使秦陽性欲暴漲,雞巴整個又大了一圈。

  似乎感受到股縫間的變化,蘇蓉似乎想到什麽,不敢再亂動,安靜下來。

  感受到懷著美人安靜下來,秦陽笑道「蓉奴,你要是再蹭幾下,我就來不及先幫你開苞,直接先幫你把后庭先開了。」蘇蓉聽聞臉色一白,身體又僵硬幾分,更加不敢亂動了,就怕秦陽亂來。

  顫顫巍巍說道「我不亂動了,你不要亂來。」

  「亂來什麽,早晚的事,不過得先好好調教一番,不然一激動搞得肛裂就不好玩了,對不對啊,蓉奴」「對,對,你不要亂來會出事的」盡管羞恥,但只要能保住菊花,蘇蓉也不顧什麽了。

  秦陽一手將蘇蓉緊緊摟住使她的雙手不能亂動,另一只手則探向蘇蓉的秘密花園,兩腳腳尖由內向外憋住蘇蓉雙腿使其不能並攏,手則在蘇蓉兩腿之間亂摸,搞得蘇蓉心亂不以。

  以秦陽這種色中惡鬼很快找到蘇蓉陰蒂位置,隔著內褲輕輕撥弄。

  蘇蓉這種未經人事的女孩哪里經得起挑逗,不一會兒蘇蓉便雙眼迷離起來,顯然被秦陽帶入了狀態。

  感受到手中的潮濕秦陽知道懷著的女孩興奮了。

  就在蘇蓉意亂情迷時一股劇痛從陰唇部襲來,慌亂的看向秦陽,卻看見秦陽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蘇蓉立馬想起剛剛自己迷亂是的情景,羞憤交加,低頭看向腿間,想找到劇痛來源。

  蘇蓉定眼一看,便看到秦陽手中那根蜷縮的黑色毛發,便知道剛剛自己迷失時秦陽硬生生拔了自己一根陰毛。

  「蓉奴,這跟陰毛太不乖了,不好好躲在內褲里面,偏要跑出來,主人我幫你懲罰它,把它拔了,我對你好吧,還不謝謝主人」秦陽壞笑道。

  蘇蓉盡管心中萬般無奈,知道秦陽故意羞辱自己但爲了讓自己少受罪還是忍著屈辱回答道「謝謝。」可秦陽並不罷休隨手有扯住一根露在外面的陰毛一拔。

  「啊」

  又是一陣劇痛,蘇蓉忍不住叫出聲,不解的看向秦陽,不知道他爲何又折磨自己。

  「謝謝,謝謝誰呢?主人我幫你懲罰這些不聽話的小東西,讓你說句謝謝都不情願呢,要不我幫你把它們一根一根全拔了吧,省的以后麻煩。」蘇蓉一聽,一根一根全拔自己不得疼死,趕緊討好秦陽,咬牙切齒的說道「謝謝主人幫我懲罰它們」秦陽似乎玩夠了,也不繼續刁難說「蓉奴,從今以后每次跟我說話都要加上主人兩字,自稱爲蓉奴,要讓在聽到我字。」蘇蓉聽到此處悲憤交加,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回答道「主人,我知道了。」剛說完下體又是一陣劇痛,耳邊傳來秦陽的聲音「剛說完又忘了,蓉奴呢?

  」

  蘇蓉聽到了,知道剛剛自己沒有自稱蓉奴他在懲罰自己趕緊說道「主人別拔了,蓉奴知錯了」秦陽見自己目的完成了便說道「這次便放過你,下次說錯便拔兩根,錯一次加一根知道扒光位置,我到要看看是你騷逼長得快還是我拔的快。」蘇蓉一聽,心中一陣悲哀,自己終究是落到他手上成了他的玩物了無奈回答道「主人,蓉奴知道了,以后不會再犯了,請主人高擡貴手」「我的蓉奴學的很快嘛,不愧是大學生啊,接受能力就是強」秦陽不罷休繼續已語言刺激著蘇蓉。

  「謝謝主人誇獎」

  蘇蓉咬牙切齒的說道。

  「很乖!」

  秦陽邊說邊撫摸著蘇蓉的腦袋就像在撫摸小狗似。

  「001出來見見你的小夥伴吧」

  蘇蓉不明所以,腦袋四處張望,很快一個秀麗的身影從辦公桌下站起。

  烏黑柔順的長發披散著擋住半個臉,精致的額頭微微皺起,粉紅的嘴唇緊緊閉著,一絲白濁液體挂在嘴角,眼神四處躲閃著,不敢直視蘇蓉,白皙的玉頸上帶著和蘇蓉一樣的項圈,不用說她就是001了。

  上身穿著職場女性一貫的服飾,白色襯衣,黑色修身的西裝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就這些來看這個女人是個冷豔的職場女強人,可未著一縷的下身卻讓這種女強人氣質蕩然無存,白色襯衣的衣角擋在小穴前使得陰唇若隱若現,更曾誘惑。

  整個下體更是一根陰毛都沒有,露出肥厚,光澤些許暗淡沒有少女般粉紅的陰唇。

  而上身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襯衣最上面的三顆紐扣已被解開露出小半個乳房,女子沒穿胸衣,如果現在女子彎腰的話胸前的風景肯定是一覽無余,峰巒盡收眼底。

  待蘇蓉瞧清楚來人后再也不淡定了,竟擺脫了秦陽的擁抱站起身。

  「清,清姐,你怎麽在這?」

  蘇蓉驚愕道。

  不過很快明白汪青多半和自己一樣被秦陽控制了。

  汪青似乎想解釋什麽但嘴里含著的東西使其只能「嗚嗚」嗚咽兩下。

  之后也開始開始打量蘇蓉,看著褲子被脫到膝蓋的蘇蓉,汪清心想:哎,小蓉終究還是沒能逃過秦陽的魔爪。

  原來蘇蓉剛進薔薇大學就被推舉爲第一校花(這並不是說蘇蓉就比汪清漂亮,兩人各有千秋,蘇蓉是清純,汪清是知性的美,不過蘇蓉到來時明面上她已經有了男友而同樣漂亮卻單身的蘇蓉顯然更讓屌絲們推崇)很快就被秦陽盯上了,而汪清就被秦陽故意安排到蘇蓉身邊成了蘇蓉無話不說的大姐姐,汪清對這個家庭貧困卻自強不息的女孩很喜歡曾多次幫蘇蓉逃過秦陽的小手段,但自己的離去還是使得蘇蓉最終被秦陽所掌控。

  而此時的蘇蓉也不好受,自己褲子被脫到膝蓋處被自己崇拜的人看著,也不顧什麽了,趕緊提上褲子扣好。

  而蘇蓉身后的秦陽也沒有說啥任由蘇蓉穿好褲子。

  汪清見此又想到如果自己在蘇蓉的位置上敢不問過秦陽就提上褲子一定會被秦陽狠狠折磨吧。

  「清奴,主人的精華好吃不」

  此時秦陽首先開口邪惡的問道。

  很惡心,汪清心里想到,可卻不敢表達,只能微微垂了兩次首,點頭回應,如果自己敢搖頭,今后的幾餐肯定都是這個男人的精液,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調教蘇蓉】03(墮落的校花們)



  此時的蘇蓉心中有悲有喜,喜的是終于見到了好久不見的清姐,悲的是自己心中汪清高貴冷豔,知性成熟的光輝歲月崩塌了,變成一個不知羞恥的母狗,光天化日之下不穿褲子和胸罩跪在辦公室里給秦陽口交,還將那惡心的精液含在嘴里這麽久,這令蘇蓉有點難以置信。

  而汪清此時有苦難言,自己又何嘗想這麽下賤,早在開始被調教時秦陽就吩咐每次口交后未經主人允許不得吐出精液,需含在嘴里,直到到主人應允才能咽下。

  精液的腥臭充斥著口腔,盡管已經吞精不知多少次了,可汪清依舊不能適應。

  「既然清奴覺得好吃,怎麽也不知道分點給蓉奴,你不是一直視蓉奴爲親妹妹嘛,爲了幫她對我陽奉陰違,現在有了好東西怎麽能自己獨吞呢,做母狗不能太自私啊,快去分一半給蓉奴,讓蓉奴也好好享受享受。」聽到秦陽的話汪清知道自己幫蘇蓉的事被秦陽知道了,也對有這個項圈在自己做什麽事秦陽不知道,歎了口氣,走向了蘇蓉蘇蓉聽到秦陽讓汪清把嘴里精液讓自己也吃一半,立馬驚的后退急忙說道「我不要,我不要吃精液。」蘇蓉后退反抗的舉動惹惱了秦陽「要不要由不得你,再敢后退一步我就推遲你母親手術時間1天,退幾步推遲幾天,到你出了房間爲止,也不遠十幾步的距離,也就十來天而已你母親撐得住的應該,還有剛剛沒有稱自己爲蓉奴兩根陰毛,我先記下,以后一並拔了。」聽到秦陽的話蘇蓉不敢后退了,自己母親的病早一天便少一分危險,自己都自甘墮落成母狗了,不差這點了,而清姐將精液含在嘴里那麽長時間都沒有吐,可能沒有那麽惡心也說不定,只得乖乖站在那等待汪清的到來。

  她又何嘗知道汪清不是不想吐,而是不敢吐,要是敢吐了將會有比吞精可怕一百倍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

  「哒哒」

  伴隨著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音,汪清滿臉無奈,慢慢走到蘇蓉面前,面露難色,只得以目光看向秦陽,卻見秦陽目露凶光看向自己,汪清立馬回頭吻向蘇蓉的香唇。

  蘇蓉只感覺一股腥臭從嘴里傳來,「嗚嗚」

  兩聲腦袋就要向后躲去,可汪清卻不給她這個機會,用手環住蘇蓉的頭,不讓其躲閃,很快一半的精液就被汪清送到蘇蓉嘴里。

  「哦!不錯不錯,前任校花與現任校花相擁接吻,嘴對嘴吃精液這種場面可不常見,讓我拍下來,你們兩個沒我允許不許分開,不許將精液吃下去,含在嘴里」說完拿出開始拍照。

  連續拍了七八張,才肯罷休。

  「好了,你們的熱吻可以結束了,吞下去吧,可不要浪費了。」聽到此話的兩女終于分開,汪清輕車熟路的咽下精液,呼出一口氣,嘴里終于沒有精液了。

  而另一邊的蘇蓉卻不行,精液的腥臭使其根本咽不下,可又不敢吐出來,在那里皺著臉煎熬著。

  汪清見此勸慰道「小蓉,咽下去吧,如果不聽主人的話他又要用你母親威脅你了,沒事的,一些精液而已,就當雞蛋清好了。」是啊,不咽下去秦陽不會放過自己的,想完強忍著惡臭眼淚下去。

  見蘇蓉咽下精液,汪清知道自己任務完成了,別走到秦陽面前跪下,說道「清奴多謝主人恩賜」說完一直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在等秦陽的下一個命令。

  蘇蓉看著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的汪清,心中難以置信,這還是我的清姐嗎?我的清姐怎麽可能做這種下賤的事。

  而此時的秦陽卻並未理會汪清,而是轉頭看向蘇蓉「蓉奴,享用完主人的精液不知學清奴一樣來謝恩嗎,以后要多跟清奴好好學學,早日成爲一只合格的母狗嘛」秦陽裝模作樣語重心長的對蘇蓉說道,好像家長教訓孩子要好好學習一樣。

  蘇蓉見秦陽還要羞辱自己,就欲反駁,但又想到自己反駁了也會被秦陽用母親威脅回來也就放棄了。

  算了,下賤就下賤吧只要能就母親,怎樣都行。

  于是學著汪清趴在地上說道「蓉奴謝謝主人恩賜,蓉奴會像清姐好好學習的,早日成爲合格的母狗」說完已泣不成聲,顯然被自己的說的話給羞哭了「哭什麽,蓉奴你說的挺好的,清奴第一天時候可沒你那麽自覺,好了不準哭了,聽著煩」聽到秦陽的話蘇蓉不敢再哭了,只能紅著眼跪在一旁。

  「都起來吧,清奴,你給蓉奴都說說母狗的一些常識吧」「是,主人」說完站起身來對蘇蓉講解起來。

  「小蓉,從今天起就是主人的002號母狗蓉奴了,從現在起主人說的每句話你都必須無條件執行,不得反抗,否則視情節嚴重主人會對你采取相應的懲罰。接下來你先看一下這份契約書吧,若問題簽一下字,說完走到辦公桌前抽出抽屜取出一份合同顯然早已準備好了。蘇蓉接過合同一看臉色驟變,合同如下主奴契約甲方姓名:

蘇蓉,性別:女,出生年月:****年**月**日身份證號********

乙方姓名:秦陽,性別:男,出生年月:****年**月**日身份證號********

甲方自願將自己完全的交給乙方,脫離社會告別人的生活。一天24小時終身成爲乙方之私有財産,即奴隸奉乙方爲主人,對乙方的命令將無條件的完全服從,不再享有任何權利和快樂,以乙方的快樂爲快樂永遠不得自由,乙方對甲方擁有完全的所有權,控制權和處置權,甲方(以下稱之爲奴隸)不但需要服侍乙方(以下稱主人)的生活起居,還必須成爲乙方的發泄工具成爲任何乙方想要甲方變成的物品,同時甲方必須遵守以下條款:

1通用條款

01、奴隸必須把自己當成是主人的玩物並服務于它的主人,遵循主人的命令取悅崇拜主人的一切不得有任何違背,奴隸對主人必須坦白不得有任何的隱瞞。

02、奴才必須按主人的規定穿著,帶上狗項圈,鐵鏈以及其他主人規定佩帶的飾物。

03、奴隸在主人面前必須永遠跪著,除非有主人的命令否則不得站力、坐或者蹲,奴隸頭部不得高于主人的臀部,即使主人不在身邊亦必須嚴格執行主人的每一句話不得欺騙隱瞞。

04、主人可以按自己意願可以任意對待奴隸要奴隸做任何事,甚至任意鞭打折磨奴隸讓奴隸做自己發泄的工具,奴隸必須接受並向主人道謝。

05、主人可將奴隸的嘴作爲垃圾桶吐痰、煙灰及糞便,奴隸也必須用嘴巴接受並且在主人大小便之后用舌頭舔干淨。

06、奴隸的身體所有部位都歸主人所有,主人可根據自己的喜好留下烙印穿刺戴環等。主人可完全按自己的意願對待奴隸,即使造成傷害也是奴隸願意和接受的。

07、主人可隨意處理奴隸包括出租或者賣掉,主人也可以讓奴隸去伺候任何人,奴隸必須像服從自己的主人一樣服從他們。

08、奴隸沒有人格、人權、自主、自由包括身體和器官,所有的一切完全屬于主人的私有物品,有主人任意支配和享受等同于其他生活工具。即使主人養的寵物也比奴隸高貴,哪怕在公共場合只要主人下命令奴隸都必須無條件服從。

09、奴隸在任何場合、時間、未經主人允許都不得有任何性的行爲

10、簽合約之日起奴隸自身的一切工作、親屬關系、朋友關系、通訊都必須遵循主人意見,奴隸的身體和器官都將是主人所有,奴隸必須無條件的完全服從主人下大的任何命令,接受主人的任何懲罰即使是身體和器官的傷害,奴隸都是無怨無悔心甘情願的。

2專用條款

01、奴隸沒有任何地位和權力。

02、奴隸從真正意義上法理意義上成爲主人的奴隸,即奴隸之身份爲真實的切實存在的而非虛擬遊戲。

03、奴隸地位等同于主人所使用的任何物品(無生命體)低于主人所飼養之任何寵物。

04、奴隸本身並不具有任何法律所賦予的權利與尊嚴,奴隸之一切權利與尊嚴均歸主人所有,主人可任意將之剝奪或賜予奴隸。

05、奴隸在整體上要把自己當成智能機器人,除非事先命令了要有哪些服務,其余時間只能像家具一樣在牆角呆著,不得打擾主人的正常方面的生活。

06、奴隸必須接受主人的任何命令或者施加于奴隸的任何懲罰,奴隸都必須服從而不得有任何反抗。

07、奴隸生活費用最高標準爲每月50人民幣,主人可視情況或個人喜好而增減。

08、奴隸平時不得站立任何時候都必須保持跪姿(包括在伺候主人與干家務中)移動只可爬行,除非主人另有命令或者因干家務需要而可向主人請求允許站立。

09、奴隸必須按主人要求穿著在主人無要求的命令下默認爲白色半透明襯衫,不得長于膝蓋以上二十公分的短裙,未經允許不得穿著內褲內衣,時刻保持真空狀態,以便主人臨幸。

10、奴隸工作時間爲24小時/天無休息時間,其休息時間均應視爲主人所賞賜,主人有權利讓奴隸連續伺候自己或者連續受罰而無休息。

11、奴隸同時亦爲主人之性工具,爲主人提供滿足其性需要的服務,主人可任意使用奴隸身上的任何器官來滿足自己的性需求奴隸必須服從。

12、奴隸屬于真正意義上之奴隸,無論何時何地何人面前,奴隸的身份不會改變始終是奴隸。

13、即使由于主人的原因,不需要奴隸在其朋友或者家人面前展示出自己的身份,奴隸也要對主人的朋友家人予以尊重,奴隸心中也必須知道自己之卑賤與主人朋友或家人的高貴,不得有任何怠慢或亵渎。

14、如果主人願意可命令奴隸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人面前保持奴隸的身份與態度,並要求奴隸按自己的命令去伺候任何人或者動物,奴隸必須服從並且必須確保自己伺候主人所指定的人或者動物的時候同樣的卑賤,對于主人的任何命令或主人所指定之人的任何命,令奴隸亦必須服從。

15、奴隸必須完成主人所交代的任何工作不得抗拒。

16、奴隸必須無條件的接受主人任意的毆打、辱罵、羞辱、玩弄。

17、奴隸必須使自己成爲主人的廁所、痰盂、煙灰缸、腳凳、鞋擦等一切主人所命令之物品例:主人上廁所奴隸必須跪在馬桶前等候主人差遣,主人上完廁所奴隸必須作爲衛生紙爲主人舔干淨下身,主人想吐痰彈煙灰奴隸必須跪正姿勢擡頭張嘴,接下主人所吐之痰或所彈之煙灰並咽下且叩謝主人賞賜等等。

18、奴隸在沒有主人的允許下不得離開主人制定的地點。

3附則

01、本契約爲奴隸按自己真實意願所編撰,奴隸自願主動放棄正常人擁有的一切權力,心甘情願無怨無悔的願意做主人的奴隸,主人擁有最終解釋本契約的權利。

02、本契約可作爲主人之免則條款所使用,主人對奴隸施加的任何懲罰以及造成的損害均屬于奴隸自願,主人不承擔任何刑事、民事等法律責任。

03、在本契約的基礎上主人可單方面任意修改或者添加本和約之內容,奴隸必須接受不得有任何異議。

04、奴隸自從簽署本合同之日起即主人之完全奴隸,奴隸的一切包括生命均屬于主人所有,其一身將生活于主人腳下,身份將終身卑賤的比狗都不如並且脫離社會告別人的生活。

05、奴隸一但簽署本條約永遠不得反悔,爲免奴隸將來反悔主人可拍下奴隸各種照片若干以作憑證,若奴隸反悔主人可將照片公之于衆。(奴隸本人要求這樣已視忠誠和自願,屬奴隸真實意願之反映主人不承擔任何刑事、民事等法律責任)。

06、本條約自簽字之日起生效。甲方(奴隸)簽字:乙方(主人)簽字:秦陽證明人(簽字):

「不可能,這種契約我不會簽的。」「怎麽辦呢?清奴,蓉奴不願簽啊。」「主人,您別生氣,我來勸勸小蓉」汪清急忙答到。

  「清姐,你別說了,我做不到,這契約簽了我有滴點尊嚴嗎?」蘇蓉說道。

  「小蓉,你冷靜點,放棄所謂的尊嚴吧,從你帶上項圈的那一刻起尊嚴別與你絕緣了,雖然條款上寫的很苛刻但有的主人不會真的讓我們做的,有時候主人還是很疼我們的,再則不簽契約書主人就會放過你嘛嗎,該做的主人還是會做的,所謂契約書只是主人羞辱你的手段而已,而且不簽的話你母親怎麽辦,你可要想好了。」聽到汪清的話蘇蓉沈默了,思慮再三還是欠下了名字。

  「呵呵,很好,很聽話,清奴繼續吧」

  「是,小蓉既然你已經簽了契約書那麽以后就要按照契約書上的條款規定自己的言行舉止,接下來我爲你講解下項圈的使用,我們脖子上的項圈爲主人公司旗下晨陽電子制造,首先項圈一旦帶上未經主人允許不得在下當然我們也摘不下來,唯一的要是便是主人的手機,主人的手機上有一款軟件是專門針對我們脖子上的項圈的,只有主人用手機打開軟件脖子后的鎖才會打開,項圈才能摘掉,若強行破壞則項圈內的蓄電池就會釋放電流折磨我們,之所以我們的項圈會這麽厚這麽重就是因爲里面裝的都是蓄電池,保守估計若蓄電池一直釋放電流懲罰我們時間能達到六小時以上,所以務必保護好項圈,否則項圈釋就會放電流,而我們的身體若電流刺激2小時以上就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嚴重的話可能會癱瘓,當然主人手機里的軟件也可以控制這股電流,所以這股電流也可以作爲主人懲罰我們的工具,接著就是項圈兩側喇叭了,通過那些喇叭我們即使離主人再遠也能聽到主人的聲音,聽從主人的調教,在左邊喇叭的正下方有一個小孔可以插上耳機避免被別人聽見主人的聲音,在耳機空的后邊一點的位置會有一個按鈕,如果你有什麽話相對主人說一按按鈕主人便會知道,就會打開手機的接聽鍵聽你說話,你平時說的話主人隨時可以監聽,但主人說話時要打開軟件我們才能聽見,所以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個監聽器和一個主人發號施令的傳達平台,最后就是項圈的正前方有一個小孔,那是針孔攝像頭,主人可以利用手機里的視頻軟件隨時隨地監控我們,所以只要有這個這個項圈在我們是沒有一點私密空間的,平時我們可以用一些圍巾之類的東西遮擋項圈,但不能遮住攝像頭及喇叭,一旦被發現最少處以一小時以上的電流酷刑,由于蓄電池需要充電所以每月最后一天我們必須要在這里集合,有主人將我們的項圈送去維修,檢驗及跟換蓄電池,還有一點千萬不要試圖與主人玩躲貓貓,應爲這個項圈還有gps定位系統,主人分分锺找到你。以上就是項圈的大部分實用功能,小蓉你都了解了嗎?」汪清如同一個老師一樣在給蘇蓉講解。

  蘇蓉露出一抹苦澀笑「了解了」

  沒想到一個項圈竟然藏了這麽多功能,以后真的要被秦陽完完全全的掌握了。





調教蘇蓉04(濕潤的內褲)



  秦陽看著滿臉苦澀的蘇蓉面露淫笑「蓉奴,主人送你的禮物喜不喜歡啊?要是不喜歡的話主人就再送你一些別的好東西,比如特制的貞操帶,金屬內衣等等,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啊,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清奴,這些東西可把她伺候爽了」蘇蓉一聽秦陽還要給自己帶一些奇怪的東西羞辱自己急忙說到「不,不用了,主人送的東西蓉奴很喜歡,謝謝主人。」「嗯,喜歡就好,那想怎麽謝謝我?光口頭上說謝可不行。」秦陽很滿意蘇蓉的表現,已經能自覺自稱蓉奴了。

  「額?主人想蓉奴怎麽謝啊?」

  蘇蓉明顯被秦陽問愣住了,她以爲秦陽只是想語言上羞辱一下自己,沒想到真的要自己謝他。

  「嗯,怎麽謝?貌似你人都是我的了,的確沒啥可以還禮的了,要不把你的胸罩脫下來給我吧,我可是想要它很久了呦」秦陽戲谑的說道。

  聽到秦陽說的話蘇蓉下意識的雙手環住胸部,可很快就放下了,自己的確沒什麽資格反抗了,算了,給他吧,一件衣服而已,于是便開始慢慢解下自己的襯衣。

  紐扣一顆一顆的被解開,慢慢露出里面的粉紅色純棉可愛文胸及少女嫩白的肌膚。

  秦陽眼睛直勾勾的蘇蓉,一動不動。

  很快襯衣就被蘇蓉脫下放在一邊,這時蘇蓉又猶豫一下,露出爲難,很快又繼續了,自己的身子早晚都得被他看光,聽他的話還能少受一點羞辱。

  只能慢慢解開了文胸,露出里面雪白的乳房及粉嫩的乳頭。

  蘇蓉看著瞪大雙眼的秦陽急忙將文胸放在一旁趕緊穿上襯衣。

  由于沒穿文胸原本胸部的位置又微微凸起兩個小點,那是乳頭,而蘇蓉本身更是感覺異常的別扭。

  自從胸部發育后自己從來沒有哪天不帶胸罩,除了晚上穿睡衣之外。

  看著正在穿衣服的蘇蓉,秦陽舔了舔嘴唇,眼中的占有欲更加強烈了,這樣的尤物只有才能擁有。

  而此時汪清走到蘇蓉的耳邊低語幾聲,聽完蘇蓉露出難色的點了下頭。

  蘇蓉拿起文胸走到秦陽身前開口「蓉奴謝謝主人的項圈,無以爲報只能用自己胸衣回報主人,希望主人喜歡」看著面前屈辱的美少女,秦陽接過胸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啊!果然好香,蓉奴你知道到嗎,從第一眼看到你是我就想扒開你的衣服看看里面什麽樣子,果然沒讓我失望啊,哈哈。」蘇蓉一聽只能黯然的垂下頭。

  「好了,今天到此結束,蓉奴你先回去吧,回去將東西收拾好,明天我會去接你去我的別墅,你的狗窩我已經準備好了,衣服就不用帶了我那都給你準備好了,把一些有用的東西準備好就行,清奴,把你的圍巾取來,我們蓉奴可是第一校花,可得注意形象啊,呵呵,哦對了,蓉奴你剛剛興奮了那麽久內褲都濕了吧,要不一起脫了,不然穿著挺難受的,正好給我湊一套內衣收藏」「不,不用了,蓉奴謝謝主人的關心」蘇蓉急忙回絕,開玩笑自己怎麽能再給他羞辱自己的機會。

  而此時汪清也取來一條白色的圍巾,聽到秦陽的話對蘇蓉說到「小蓉,你就聽主人話,脫了吧主人也是爲你好。」蘇蓉接過圍巾心中不解,爲何一向幫自己清姐也勸自己在秦陽面前脫內褲可她還是拒絕。

  汪清只好作罷,只能搖搖頭低頭不語。

  蘇蓉圍好圍巾看向秦陽,只見秦陽向自己點點頭,示意自己出去,急忙松了口氣,快步離開房間,仿佛屋子里有洪水猛獸一樣,的確秦陽對于現在的蘇蓉來說比洪水猛獸還可怕。

  而房間里秦陽等蘇蓉走遠后對屋外的阿斌說道「阿斌,遠遠跟著她。」「是」而此時的秦陽再也按耐不住被蘇蓉勾起的欲火,一把摟住汪清對著汪清的胸部就是一陣狠狠的揉搓,將胸部揉搓的嚴重變形,可汪清仿佛並未感到疼痛還在懇求到「主人,清奴的好癢啊,主人用力蹂躏清奴的奶子吧,啊!啊!」原來秦陽在這個醫院里有一個特別小組專門研制各種藥物給秦陽助興。

  而這個叫做乳此美麗的藥是今天剛剛交到秦陽手中。

  秦陽就迫不及待的給汪清使用了。

  早在蘇蓉進屋前秦陽就給汪清兩個乳房上抹上了藥,這個藥會使女人的乳房變得比平常敏感十倍以上,抹上藥后乳房更會感覺有千百只螞蟻在爬一樣,瘙癢難耐,最主要的是在藥效沒有發揮完全前是不能用手用力觸碰的,否則便會感到時原本在爬的螞蟻瞬間都在撕咬乳房,痛苦不言而喻。

  早已被藥折磨的痛苦不堪的汪清又要忍受奇癢無比的藥物刺激,又要在蘇蓉面前裝正常等待藥物完全發揮早已難受的快暈厥了,終于等到蘇蓉走了,可以不用再壓抑了,肆意抒發著自己的欲望。

  秦陽看著懷中早已被折磨的失去理智,只知道求自己揉搓自己乳房的汪清,再也忍不住,將自己的雞巴挺入汪清那早已淫水橫流的小穴內,汪清的嬌喘身傳整個房間。

  而此時蘇蓉告別了母親,跟母親說了下手術費已經解決了,自己跟一個有錢的同學借的,讓王豔放心好好治療,準備手術,王豔不疑有他,自己的女兒從小就懂事,她會處理好自己的事的。

  走在馬路上,感受著緊緊箍住脖子的項圈,以及失去文胸束縛而感覺空蕩蕩的胸部,以及濕潤的下體,蘇蓉萬分委屈,眼睛通紅。

  短短一天時間自己從一個芳華少女淪爲秦陽的性奴,這個落差太大了。

  蘇蓉的家離醫院不算遠,步行的話也只有四十分锺的路線。

  平時蘇蓉都是坐公交,可今天她卻不敢,因爲在公交車上她總是無聊的人眼光的彙聚地,她怕別人看出端倪來,所以她選擇步行回家。

  三十分锺后蘇蓉剛走過一個十字路口,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我的小蓉奴,有沒有想主人啊,主人我可是想你的狠啊。」原來是秦陽透過項圈在跟蘇蓉說話。

  蘇蓉急忙走到一個稍微偏僻的角落,四處張望確定沒人后,輕生說道「主人,有什麽事嗎?」「我想來想去覺得你穿著濕內褲會很難受,所以我覺得你還是脫了好,正好你前面兩百米處有個公共廁所,你就去那脫掉濕內褲吧」此時秦陽已經在汪清身上發泄了一番,心滿意足,又想繼續羞辱蘇蓉了。

  而此時的汪清雙目呆滯的躺在沙發上,雙腿大大的分開,誘人的小穴處還有精液殘留成絲狀往沙發上滴落,上身的白襯衫早已被褪至腰間,白嫩的乳房被蹂躏的通紅,精致的臉上,嘴里全是精液,可她已經沒有滴點力氣去整理了。

  「不,不用了,真的不礙事的。」

  蘇蓉果斷拒絕。

  「蓉奴,乖,聽話,不要讓我在重複了,后果你承擔不起的。」秦陽威脅。

  蘇蓉自知躲不過,不過還好有個廁所,沒有那麽尴尬。

  只能應到「是,主人。」

  蘇蓉來到廁所前剛準備進到女廁所里秦陽的聲音悠悠傳來「進男廁所里在小便池旁脫,蓉奴你應該還沒有進過男廁所吧,今天我滿足你的好奇心,嘿嘿。」「這怎麽行,主人你放過我吧,會被人看到的,主人」蘇蓉被秦陽的要求驚呆了,頓時開口求到。

  「我不管你用任何方法,我剛剛的要求一定要做到,否則嘿嘿,你懂的。」秦陽殘忍拒絕道。

  此時蘇蓉終于知道爲什麽汪清剛剛勸自己脫掉內褲了,原來秦陽早就想好要羞辱自己了。

  蘇蓉在廁所前猶豫不決,頓時急哭了,兩三分锺后秦陽的聲音又傳來「不用再哭了,你還有三分锺時間,三分锺后要是還沒脫掉,每三十秒延遲手術時間一天,你看著辦吧,我無所謂的。」蘇蓉聽到秦陽又用自己母親威脅自己只能停止哭泣,身不由己啊。

  只能邁步走向男廁所,在門口時喊了兩聲有人嗎,見無人回應后才偷偷摸摸的走進去,再三確定后無人趕緊脫下褲子,脫掉潮濕內褲后迅速再穿上褲子。

  正準備收起內褲時秦陽再次吩咐到「內褲不用收起來了,就放在這吧,反正你以后基本沒有穿內褲的必要了,順便從包拿出一支筆和紙出,速度,磨蹭的話過會兒有人來了就不好了。」雖然不知道秦陽要干嘛,但經過幾次教訓后蘇蓉早已知道反抗肯定無效了,于是只好照做,拿出紙筆。

  「在紙上寫上下賤的母狗蓉奴充滿淫水的內褲贈與有緣人,之后和內褲一起放到洗手盆旁,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蘇蓉聽到后臉色羞的通紅,但卻只能照做。

  做完一切蘇蓉趕緊快步低頭離開,剛出廁所門,就撞上一個來上廁所的男人,那個男人看著從男廁出來的蘇蓉驚愕道「小,小姐,你怎麽男廁出來啊。」蘇蓉哪里還敢停留繼續快速小跑就往自己家跑去。

  回到家后,蘇蓉關好房門將自己悶在被子里思緒萬千,想著自己那濕潤的內褲會被某個男人撿走,心里就一陣羞恥,而蘇蓉不知道的是她走之后。

  那個被蘇蓉撞到的男的上完廁所準備洗手時看到了洗手盆旁的內褲及字條后驚愕萬分,這是誰的惡作劇,難道是剛剛那個女孩的?又想起蘇蓉美麗的臉蛋淫念大起,伸手欲將內褲藏起時一支強壯的手掌抓住了男人的手頓時疼的他松開了手中內褲,而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正是尾隨在蘇蓉身后的阿斌。

  「忘掉剛剛的一切,那個女孩不是你能染指的起的。」說完撿起內褲轉身離開。

  「秦少,事情都做好了,我馬上回去」

  此時秦陽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室里想到經過這次小教訓,蓉奴以后應該不敢再不聽話了。





【調教蘇蓉】05(雙穴初開)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蘇蓉的臥室,驚醒了熟睡中的少女,少女微微睜開雙眸,白皙的臉龐精致的如同瓷娃娃,如同墜落在人間的精靈,如果你不去看她脖子上黑色的項圈的話。

  昨晚蘇蓉很晚才睡著,白天的事令她無法入眠,辦公室及公共廁所的羞辱曆曆在目。

  蘇蓉爬起來走到衣櫃旁打開衣櫃,尋找今天穿的衣物,剛選擇了一套白色的休閑裝時,猛然想起昨天在辦公室里簽的契約,上衣薄襯衣,下身超短裙,還不能穿內衣,可自己真的要穿的這麽暴露出去嗎?可是不這麽穿的話秦陽會怎麽羞辱自己?過會兒他還要來接自己,被他看見自己不聽話就完了,算了還是聽他的話吧。

  想完便脫去昨夜洗完澡剛換的內衣,拿了件白色襯衣直接穿在在身上,下面就穿了件淡黃色短趣,只是沒穿內褲,感覺下體涼嗖嗖的。

  蘇蓉穿完衣服便走進廚房開始忙碌早餐,剛要淘米煮粥,門鈴聲響起,蘇蓉一驚,放下手中的鍋盆,走到門口透過貓眼看向門口,果然是秦陽。

  蘇蓉打開門,秦陽走進房間順手關上門后一把攬過蘇蓉就吻了上去。

  「果然,蓉奴的小嘴比清奴的更有味道」

  吻完后秦陽做到沙發上說道。

  「蓉奴今天按要求穿衣服了嗎?」

  「主人,蓉奴今天穿的衣服都是按要求穿的」

  蘇蓉回答道。

  「哦?是嗎?把裙子撩起來我看看?」

  秦陽眼睛放光,似乎想將蘇蓉的衣服看穿。

  蘇蓉臉色通紅,慢慢撩起淡黃色的短裙,里面果然沒有穿內褲,露出少女誘人的芳草地。

  秦陽見蘇蓉已經能毫不猶豫的執行自己的命令了,心中略顯得意,快了,蓉奴,今天將是你終生難忘的一天。

  「哦,蓉奴很自覺嘛,過來,坐我腿上,讓主人好好檢查一下。」蘇蓉聽聞,慢慢走到秦陽身邊坐在了秦陽腿上,就如同昨天在辦公室里一樣,不過今天秦陽的手可沒有昨天那麽老實,左手探進裙子里,拇指輕輕撥弄蘇蓉的陰蒂,小拇指也深入到蘇蓉的小穴里慢慢攪動。

  右手解開襯衣上面的幾顆扣子,將手伸進衣服內揉搓著蘇蓉兩個嬌嫩的乳房。

  蘇蓉不敢反抗,只能任由秦陽肆意妄爲,很快就眼神迷離了起來。

  秦陽撫摸了一會兒,抽出了濕潤的左手問到「蓉奴剛剛在干嘛呢?」聽到秦陽說話,早已被性欲掌控的蘇蓉清醒過來,回答道「主人,蓉奴剛剛準備做早飯的」「哦,是嗎?那你繼續做,我也沒吃呢,一大早起來就過來了。」「是,主人,蓉奴這就去」蘇蓉趕緊離開秦陽的大腿,轉身快步走進廚房,開始做飯。

  坐在沙發上的秦陽看著正在忙碌的佳人露出一抹奇異的笑,在心中默默數著時間。

  兩分锺后忙碌中的蘇蓉臉色開始潮紅,做飯的動作也開始放慢,變得氣喘籲籲起來。

  四分锺后此時蘇蓉彎著腰,左手捂著裙子,右手環著胸,做飯的的動作早已停下,剛剛被秦陽撫摸過得地方現在變得奇癢無比,尤其是陰蒂,更是感覺火燒火燎的。

  此時蘇蓉就是再笨也知道剛剛秦陽對自己動了手腳,只能一手隔著裙子捂著下體,一手扶牆一步一步,踉跄的走出廚房。

  當蘇蓉慢步挪到秦陽面前后秦陽端著一杯茶抿了一口戲谑道「蓉奴,你不去做飯過來干嘛,主人我現在很餓啊」「主、主人,您對我、對我做了什麽,蓉奴好難受啊」蘇蓉氣喘籲籲的開口道,她現在感覺自己快死了。

  秦陽起身走到蘇蓉身后,從后面抱住蘇蓉「蓉奴,想知道爲什麽嗎?把手別到后面來我就告訴你。」蘇蓉急忙將手別到身后,可她沒有聽到秦陽的回達,只聽到咔哒一聲,秦陽不知從哪弄來一副手铐铐住了蘇蓉剛剛別過去的雙手。

  伸手又是一將蘇蓉推到在沙發上。

  「怎麽樣?是不是感覺奶子很癢啊?主人我來幫你揉揉,嘿嘿」說完話秦陽欺身上前用力一扯,將蘇蓉的襯衣直接撕開,之后兩只手各自抓住蘇蓉的一雙奶子肆意揉搓著。

  「嗚嗚,主人,輕點,好疼啊」

  蘇蓉感到剛剛奇癢無比的乳房被秦陽揉搓后瘙癢感頓時不見了,只是秦陽抓的十分的疼,只能痛呼讓秦陽輕點。

? ?? ???乳房的瘙癢好點了,可下體依舊奇癢難耐,只能再次求助「主人,蓉奴下面還是好難受啊,主人饒了我吧」「哎,那好吧,主人我就再來幫你揉揉你的騷逼吧」說完右手就松開了蘇蓉的乳房,可秦陽的手一離開乳房瘙癢感立刻又傳來,蘇蓉立刻驚呼道「主人,不要」秦陽假裝不知道蘇蓉的意思故作迷茫,「不要?不要啥?」「主人,你的手不要拿開啊,蓉奴的乳房好癢啊,主人求求你放過我吧,您讓我做什麽都行,饒了蓉奴吧,蓉奴以后一定會聽話的」說完蘇蓉情不自禁的抽噎起來,顯然已經被折磨的快瘋了。

  聽著蘇蓉已經近乎失去理智的求饒聲,秦陽見目的快要達成不曾更進一步反而放慢了腳步。

  「蓉奴,知道爲什麽你身體會變得這麽瘙癢嗎?因爲我剛剛在你的身上抹了一種藥,這種藥會只要占上人的身體無論占上什麽部位這個部位就會奇癢無比,無論用什麽辦法都無法消除,除非用特定的解藥塗抹才能止癢,我手上就是因爲塗了解藥所以我能夠給你圖上藥,所以我的手抓住你的奶子能起到指止癢的作用」秦陽開口對蘇蓉解釋道。

  「主人,求你拿出解藥幫蓉奴止癢吧,蓉奴快受不了了」「嘿嘿,蓉奴解藥沒有了,剛剛全部被我用掉了,不過我剛剛在我的雞巴上塗了解藥,可以給你止癢,就是不知道蓉奴你願不願意啊,哈哈」蘇蓉終于知道了秦陽的目的,可下體的瘙癢已經快將她折磨瘋了,她顧不上許多了,她現在只想讓下體的瘙癢停下來。

  「主人,求你了,只要您讓我不再難受了,您想怎樣都行,求您了」「這麽說你是在求我操你了?」秦陽繼續挑逗著蘇蓉「主人求你操我吧,蓉奴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秦陽再也按耐不住,快速脫掉了褲子,掏出早已腫脹的雞巴,毫無預兆的捅入了蘇蓉早已淫水橫流的小穴。

  可憐的校花第一次還是被秦陽奪走了,還是求著秦陽草自己的。

  蘇蓉感覺自己的小穴被一根粗大的木棍捅入,生生被撕裂,疼的直搖頭大叫「拔出來,好痛啊,快拔出來」「哦,是嗎?那我拔出來了。」說完秦陽抽出自己那碩大的雞巴。

  蘇蓉只感到自己的小穴又疼又癢,處女膜被捅破流出的處女血從小穴里流出染紅了裙子。

  由于秦陽抽出了雞巴,本來停止瘙癢的小穴又開始難受起來。

  「主人,蓉奴的下面又癢了,主人,來草蓉奴吧,蓉奴好癢啊」「嘿嘿,蓉奴,記住今天吧,你一生都不會忘記今天的」說完話不管蘇蓉的痛苦再次將自己的雞巴送去蘇蓉的小穴抽插起來「唔,蓉奴你的小穴好緊啊,跟清奴當初一樣,可惜清奴現在早已不複當初的緊致了。」聽到秦陽的話,秦陽胯下的蘇蓉只能流下痛苦的眼淚半小時后此時的蘇蓉感覺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下體已經疼的麻木了,可秦陽依舊在抽插著自己的下體,他剛剛已經射過一次了,全部射在了自己的小穴里,蘇蓉本以爲這樣就結束了,可沒想到自己還沒能喘口氣秦陽又繼續開始了。

  「主人,求你了,停下吧,蓉奴真的受不了了。」「蓉奴,主人還沒爽透呢,怎麽能就停下來,還有兩次呢,慢慢享受吧」秦陽一臉淫笑,絲毫不將蘇蓉的痛苦放在眼里。

  「主人,饒了我吧,我的下體受不了了」

  秦陽聽聞停下了抽插,「哦,你的小穴,不行了我們就換個地方」說完不顧蘇蓉反對將其抱起,走到桌子旁放下后將蘇蓉面朝桌面摁住,此時蘇蓉兩腿站在地上,屁股高高擡起,身子趴在桌上一副求草的樣子,盡管她是被逼的。

  秦陽將蘇蓉的裙子向上一番,用手抹了下蘇蓉泛濫的下體后在蘇蓉的屁眼上抹了下,松開了摁住蘇蓉的那只手,轉而扶住了確定臀部,雞巴對準了蘇蓉的屁眼就是一下,直接將雞巴整個送入了蘇蓉的肛門繼續抽插。

  「啊」

  蘇蓉慘叫,不停的扭身子,承受著巨大痛苦,「主人,好痛啊,快停下,屁股受不了的」「蓉奴,主人今天幫你把洞全開了,還有不要太小看你們女人的屁眼,給清奴開苞時她可是被我操了整整兩小時,最后都被操暈過去了」秦陽怎麽可能停下,蘇蓉的身子讓他欲罷不能。

  頓時屋子里又想起了秦陽的喘息聲及蘇蓉的慘叫聲。

  啪…啪…啪…伴隨著著一陣急促的聲音秦陽第二在蘇蓉的身體里射精了。

  秦陽拔出雞巴,看向蘇蓉的屁眼,原本緊皺的屁眼此時已經無法合攏,微微張開,上面還有自己的精液余留,秦陽知道在玩下去非得玩壞蘇蓉不可,便將蘇蓉抱到臥室里去了,而此時蘇蓉早已累昏過去。